首页 > 信息管理 > 行业资讯 > 正文

网文IP乱象:剧组假开机、五年贵百倍、处处有红线
媒体资源网 http://www.allchina.cn 2018-3-20

文丨诗欣

“支持匪大!原创不死!”


近日,网文界名人匪我思存的一条《原创永远都不死》长文登上了微博热搜榜,底下她的粉丝喊出了上述口号。

此前,匪我思存所在的公司也委托律师事务所向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的播出平台发出风险《提示函》,然而,“侵权”电视剧仍如期上线。

看到这里,或许不少人以为又有哪本小说,因抄袭了匪我思存的书而被她告了。不过,在网文圈版权保护和版权纠察日益发达的今天,匪大今天揪出的倒还真不是抄袭,而是比之更隐蔽但也更严重的IP乱象:改编权过期仍开拍。

简单的说,就是一开始《人生若如初相见》剧组向匪我思存购买了《迷雾围城》这本小说的版权,后来因改编难度过高而耽误,在版权即将到期时才开拍,匪我思存向剧组提出了1200万的续约要求。

剧组拒绝了这一要求,并且在版权到期后继续拍摄,匪我思存向法院提出了诉讼,一审判决剧组可以正常拍摄播出,但要支付50万的版权费。很显然,匪我思存并不认同判决结果,提出了二审,判决还没下来的时候,近日,这部剧就播出了。

看到50万和1200万的差额时,或许不少人明白了剧组为何顶着侵权的帽子也要拍下去的小九九。

近五年来,诸多网文以“故事难开发”、“题材难过审”等著称,IP版权费又“一文一别墅”的水涨船高着,让不少IP版权者和即将到期的剧组产生了矛盾。

更有甚者,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从业内获知,不少IP大剧为了应对“到期前需开拍”的条款,还玩起了假开机,即开机仪式办好了,但“演员还在别的戏上,剧本都没做好”。

那么,这些矛盾是如何产生的,现在业内又是如何消化这些矛盾的呢?

片方和作者的矛盾是怎么来的?

影视剧项目超出IP版权合作期限其实在业内很常见, IP开发难度大、片方开发能力不足,甚至片方只是为了囤IP等等,都是导致超出期限的原因。另外,影视剧的筹备拍摄本身就是一项长期性质的工作,这期间也充斥着大量不确定因素,比如遇到官方政策限制等等。但通常的解决方式都是片方直接加钱续约,很少酿成法律纠纷。出现纠纷的,主要是因为以下两点:

第一, 合同规定不够清晰。2013年前后,网文IP开始逐渐受到资本的热捧,越来越多影视公司开始采购网文IP。但由于行业的不成熟,当时的版权采购协议内容规定得比较模糊,有的甚至没有确定版权合作的具体年限。比如,是规定合约到期前开拍、杀青还是开播,这些可能没有具体规定。这就给几年后作者和片方留下了争议的空间。

“很多时候作为强势一方的片方会主观认为合同存在可商量的空间,认为到期后可以直接续约。”前火星小说前总经理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

第二,在第一点的基础之上,作者和片方的续约价格谈不拢。一般来说,一部小说从剧本改编到拍摄杀青到过审上线,不出意外,5年的时间基本足够。因此,大部分片方与原作者首次签约的年限就是五年。但这五年时间,IP版权价格足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1年,人气网文作家顾漫以几十万的价格将《何以笙箫默》的电影改编版权卖给了乐视。三年之后,顾漫将版权转卖给光线的价格已经翻了近十倍。

随着越来越多小说被影视公司购买,《寂寞空庭春欲晚》等网文改编的电视剧播出,原作者匪我思存的品牌价值也越来越高。加上前几年IP囤积热将网文IP的价格一炒再炒,五年后再续约,价格肯定需要另当别论。

于是原作方提出了一年续约价格为1200万。目前我们尚未得知《迷雾围城》首次出卖版权时价格为多少,匪我思存也没有回应小娱的采访需求,但以顾漫2011年50万卖《何以笙箫默》来看,当年的价格应该基本都在几十万的量级。从几十万到过千万,这不只是匪我思存一个人的变化,其实也是整个IP交易市场的变化。

但《人生若如初相见》的片方对这个数字很震惊,原作者则认为“嫌贵可以不买”。

至于这个价格在行业内是不是过高呢?两年前,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就曾向相关人士求证,他们均表示匪我思存在网文业内属于最顶级的作家,在水涨船高的IP改编热潮下,1200万并不属于漫天要价。

价格没有谈拢,合同上又存在争议的空间,纠纷难以避免。

作者与片方存在怎样的周期之争?

过去虽然合同规定比较模糊,但因为较少出现续约价格谈不拢的问题,纠纷其实不常见。“以前因为IP价格低,续约也就几万到十几万的事情就可以解决。但现在一个IP的五年授权期就是好几百万,延期半年在版权方看来就等于损失了几十万到上百万。版权方作者都不愿意承担这部分的损失,所以可能就比较在意。”如是娱乐法的律师告诉小娱。

如今合同内容越来越规范和具体,片方也有空子可钻。“如果合同约定是到期前开拍,那么片方如果到期前即使还没有完成筹备工作,可能也会装模作样地办一个开播发布会。像大古装、架空历史或者武侠玄幻类的IP的改编难度就比较大,开发周期最容易超出版权周期。”业内人士告诉小娱。

最近,小娱还听说了几部大古装“假开机”的事。所谓“假开机”,就是在版权到期前,只码好了两位主演,但整个班子都还没搭起来;又或者连演员都没码好,就急急忙忙在横店办一个开机仪式。又或者,剧本都还没做好。“群演都是现成的,拉过来搞个开机就行,搞那么多事就是怕有人惦记版权到期后的事。我们花了那么多钱买版权,当然不希望被人抢了到期后的便宜。”一位知情人告诉小娱。

那么为什么片方的开发周期,作者的版权周期对于作者而言那么重要?

对于高质量IP来说,按照商业逻辑,每几年就可以变现一轮,如是娱乐法律师告诉小娱。比如《还珠格格》可以拍多个版本,每拍一个版本,就可以多赚一个版本的版权费。《迷雾围城》在与片方合约期满之际,也有另外两家影视公司提出了IP版权合作的需求。

在商言商,对于作者来说,自己的作品就是最大的变现利器,五年已经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影视改编周期,如果五年后还没动静,另觅合作伙伴会否也是一个可以理解的商业决定?

更何况,对于作者来说,每一次所拥有的IP版权影视化,都是作者自身品牌增值的机会。“比如《杉杉来了》播出之后,顾漫的影响力就得到了几何级的增长。因此有些作者在出售第一个IP版权时接受低价,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增加曝光率以带来影响力的提升。” 一位资深IP专家告诉小娱。

同一个IP可以在不同时间卖给不同的影视公司开发影视项目,如果一个片方无限延长开发周期,自然就影响IP的下一次开发,对于IP和作者本身都是不利的。

开发周期对于作者来说,无疑印证着“时间就是金钱”。每一个开发周期都是白花花的钱啊,谁也不愿意把本能赚钱的时间浪费在迟迟开发不出影视项目的片方。

购买锁定期、版权入股,

IP开发有哪些更好的合作形式?

IP开发的不确定性,对于作者和片方都会带来风险。那么有没有相对两全的方式来保障双方的利益?

据律师介绍,在美国,影视行业常用购买IP锁定期的方式。也就是说,片方向版权持有方支付较小比例的版权费,获得半年到一年的IP锁定期。如果片方在这个期间内完成IP开发,并成功与资方达成立项,则补足剩下的版权费;但如果因为IP开发难度太大或其他原因,片方就算在合约期内开发不出来,损失的也只是小比例的版权费。在这种授权模式下,作者也不会被长时间的合约限制,版权出售更加自由。“这是一种对于双方都有利的操作方式,但可惜国内还没有推广。”

一般来说,购买不太知名或者开发难度很大的IP才会用到购买锁定期的方式;其次,国内影视公司通常是开发和出资一体的模式,制片方本身就有投资项目的能力,买下IP就意味着已经有开发计划,也就比较少考虑这种购买锁定期的模式了。不过未来随着平台话语权的加大,根据IP开发电影或者根据IP改编剧集,可能就会出现这样的模式。

而对于大部分非头部网文作者而言, IP的开发有更大的不确定性,也更倾向于一次性出售,无需承担之后的风险。

在中国,这种不确定性会更复杂。正如前文所说,政策的风险非常大,穿越、同性、不伦恋等等都是不能拍的,都要大改特改,而如果前期剧本策划时没做到位,没避开“坑”,就很容易导致后期拍摄时拖期、补拍,这就很容易超过版权期限。

例如最近小娱听闻一部大IP剧,原小说就是兄妹不伦恋,尽管故事的结尾表明该兄妹并非真兄妹,但以我国审查的标准来看,这就是不伦恋无疑。该剧在去年已拍摄完毕,送审时遇到了相当多的修改意见,最后,据传该剧花了原投资款一半的价格补拍。而这只是铺天盖地的大IP改编剧乱象中的其中一个案例。

所以,所谓的“开发难度很大的IP”,在中国几乎等于一个伪命题,处处都是雷,处处都是审查红线,哪有开发难度不大的IP呢?剧本只是最难的关之一,谈演员、谈制作班底、各种配合档期,同样也很难。在种种掣肘之下,版权确实很容易就会到期。

除了出售IP版权,以版权入股影视项目也是IP版权合作的形式,不过这种形式更多是用在网文平台和片方的合作。也就是说有转型意向的网文平台向自家作者买断有开发价值的IP,之后折价入股影视项目,以联合出品方的名义参与IP的深度开发,后期按比例分成。“这就对开发周期的要求更高,一般少于五年。但对于小片方来说就得到了风险控制,万一开发不出来呢。”业内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

匪我思存与片方长达两年多的版权之争,只是撕开了网文版权问题的一个小口。但正如许多业内人士所言,再多的问题可能也是合同规定不明晰引起的。在合同早已明晰的今天,改编IP的难度却并不会减少。还会有多少个“匪我思存”案?这能使沸沸扬扬的IP改编热降温吗?

北京宏业凯广告有限公司
本站文章部分内容转载自互联网,供读者交流和学习,如有涉及作者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更正或删除。感谢所有提供信息材料的网站,并欢迎各类媒体与我们进行文章共享合作。


行业资讯
·江苏卫视凭《知识就是力量》再度夯实“人文分量 
·暑期档冰火两重天,国产剧是时候跟电影好好学学 
·网络视频付费博弈,会员看全集能否成为行业标配 
·山东省委让省媒加大舆论监督力度,该曝光的要坚 
·新闻院系的毕业生都去了哪儿?一场理想和现实的 
·直播行业太残酷,王思聪也救不回来 
·行业结构失衡:广电总局“最严限秀令”释放了什 
·《我是未来》第二季如何让高科技更“亲民”? 
·央视世界杯广告的倍乘效应 
·一档综艺两套广告植入阵容,台网招商格局就此洗 
·区县级融媒转型稳步推进,地市级媒体试水 
·全国查处互联网广告罚款过亿,公号虚构老兵故事 
·韩国产的中国偶像集体回流国内综艺,可本地势力 
·2018年,说好的文化类综艺节目的“春天”呢 
·人民日报、澎湃新闻共话:新媒体时代,如何做好 
·B站被央视点名批评,二次元有风险变现需谨慎 
·媒体的品牌变现应该是一套连锁反应,这份设计方 
·停刊休刊太多给报刊管理带来隐患,相关部门着手 
·从爆发到回落,从台综转网综,一窥亲子节目五年 
·电视综艺如何深耕垂直领域?《新舞林大会》的探 
广告行业资讯
·江苏卫视凭《知识就是力量》再度夯实“人文分量 
·暑期档冰火两重天,国产剧是时候跟电影好好学学 
·网络视频付费博弈,会员看全集能否成为行业标配 
·山东省委让省媒加大舆论监督力度,该曝光的要坚 
·新闻院系的毕业生都去了哪儿?一场理想和现实的 
·直播行业太残酷,王思聪也救不回来 
·行业结构失衡:广电总局“最严限秀令”释放了什 
·《我是未来》第二季如何让高科技更“亲民”? 
·央视世界杯广告的倍乘效应 
·一档综艺两套广告植入阵容,台网招商格局就此洗 
·区县级融媒转型稳步推进,地市级媒体试水 
·全国查处互联网广告罚款过亿,公号虚构老兵故事 
·韩国产的中国偶像集体回流国内综艺,可本地势力 
·2018年,说好的文化类综艺节目的“春天”呢 
·人民日报、澎湃新闻共话:新媒体时代,如何做好 
·B站被央视点名批评,二次元有风险变现需谨慎 
·媒体的品牌变现应该是一套连锁反应,这份设计方 
·停刊休刊太多给报刊管理带来隐患,相关部门着手 
·从爆发到回落,从台综转网综,一窥亲子节目五年 
·电视综艺如何深耕垂直领域?《新舞林大会》的探 
报纸广告资源推荐
·杭州地区都市报分析与较量 
·福州都市报市场份额全分析 
·珠江三角地区综合类日报区域性竞争明显 
·合肥都市报销量上半年排名 
·太原都市报上半年销售排名分析 
·大连都市报上半年销售排名分析 
·宁波晚报地市报业市场的竞争对比 
·兰州都市报广告市场份额全分析 
·2014沈阳报纸广告市场份额分析 
·武汉报纸广告市场份额分析 
·吉林报纸广告市场份额分析 
·西安报纸广告市场份额全分析 
·南京地区三大报纸处于竞争相持阶段 
·上海地区报纸广告三足鼎立趋稳态势 
·广州地区三大报纸非对称性竞争力量继续扩大 
·成都地区报纸交锋相对,竞逐全省 
·重庆地区都市报市场共分,报纸广告格局稳定 
·天津地区三份报纸处于竞争胶着状态 
·沈阳都市报总量扩容,强势媒体优势扩大 
·郑州地区都市报格局松动,多报竞争 
杂志广告资源推荐
·《新知客》杂志简介 
·《健康准妈妈》从婚前到宝贝教育的专业类杂志 
·《女友•校园》《女友• 
·《南都周刊》全国性新闻类杂志 
·《京城一瞥》媒体简介 
·Outside中文版《户外》 
·《东方养生》杂志-海航航机头等舱 
·《贝太厨房》杂志概述 
·《北京生活》面向北京都市生活的消费辞典 
·《北京青年BQ》中国主流人文周刊 
·《UP美容》专属于爱美达人的美容时尚随包手册 
·港龙航空机上杂志《丝路Silkroad》 
·《IT时代周刊》深刻解读信息时代商业变革 
·国泰航空机上杂志Discovery 
·《汽车与运动evo》世界最受尊崇的驾驶者及汽 
·《旅游地理》杂志2014年推介资料 
·《新周刊》秉承创新精神引领社会中坚 
·《世界高尔夫》GOLF PUNK 
·《环球人物》一份具有全球视野的新闻人物类期刊 
·《读者》广告刊例及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