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管理 > 行业资讯 > 正文

股票流动性较低,融资成本高:新三板影视公司大逃亡
媒体资源网 http://www.allchina.cn 2018-10-20

文丨周驰 来源丨微信号:镜像娱乐

10月11日,影视板块全线飘绿,仅一天,整个影视板块市值缩水100多亿。

实际上,进入2018年,影视版块就一直承压,东方财富显示,2018年1月1日影视指数为3876.45点,截至5月25日崔永元爆出“阴阳合同”事件,影视指数下跌6.57%至3621.85点。

而在《国家税务总局部署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通知发布后,相关影视指数跌至2975.89点,较年初下跌23.23%。截至10月10日,影视税收新规正式实施之际,影视指数跌至2308.54点,较年初下跌40.44%。

影视指数不断下跌的背后,影视公司IPO之路也愈发艰难。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只有横店影视、金逸影视和中广天择3家影视公司实现IPO,这种困境一直延续到2018年,今年逾百家拟IPO企业终止,其中不少影视公司。今年上半年,华视娱乐、新丽传媒、开心麻花、和力辰光四家影视公司纷纷中止IPO。

不仅A股异常寒冷,新三板的影视公司日子也不好过。继上半年乐华文化、嘉行传媒和中汇影视摘牌后,又有德纳影业、原石文化、锐风行、唯众传媒、中汇影视、金色传媒、盛天传媒等多家新三板影视公司摘牌。


影视公司在资本市场不断遇冷,明星资本也纷纷撤离,在此之前,业内明星资本化公司就是资本市场疯抢的香饽饽,无论是稻草熊影视和首映时代,还是文投控股此前计划并购的海润影视和悦凯影视,都是业内知名的明星IP公司。

随着明星身价的水涨船高,明星公司被收购的溢价幅度一般均能达到几十倍,已经远超市场一般值,比如范冰冰初入唐德影视时投资金额仅85.6万,随着唐德市值走向巅峰,范冰冰的持股价格一度飙升至了13亿以上,翻了1518倍,但泡沫太大了总有破裂的一天。

 

在监管从严的市场环境下,给明星控股公司资本运作带来更多考验,资本对于影视行业的判断逐渐回归理性。从赵薇夫妇试图高杠杆入主万家文化最终被罚,到崔永元曝光演艺圈“阴阳合同”,揭开演艺圈明星高片酬、虚假票房等问题,随着偷税漏税的查处、限薪令的落实,都将影视圈推向了风口浪尖。

范冰冰是引起这场海啸的蝴蝶,但影视业所存在的问题,并不是一人造成的。明星背后的资本运作正在遭遇更多监管。

新三板股票流动性较低,融资成本高

影视公司转战IPO依然不容乐观

2016年,影视公司挂牌新三板成为一种潮流。一批眼看A股无望的公司,把资本的主战场转向了新三板,其中包括开心麻花、嘉行传媒、唐人影视等公司。

影视寒冬下,新三板也现“撤退潮”,继上半年被《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带火的乐华文化、有杨幂、迪丽热巴等明星坐镇的嘉行传媒和中汇影视摘牌后,“阴阳合同”爆发后的6月至今,又有德纳影业、原石文化、锐风行、唯众传媒、中汇影视、金色传媒、盛天传媒等多家新三板影视公司摘牌。

其中嘉行传媒近年来的的运作堪称“教科书级别”,但也难挡资本的寒冬。嘉行传媒成立于2014年,前身为杨幂工作室,2015年,嘉行传媒借壳登陆新三板,从2015年的2500万至巅峰时的50亿,两年时间内嘉行估值暴涨了200倍,这其中,绑定杨幂之下的明星效应以及2017年几部热播IP剧无疑放大了嘉行的估值。

嘉行“以剧造星”模式在迪丽热巴后,艺人断层现象严重,其他新人难独当一面,在明星资本集体遇冷的大环境下,嘉行也很难继续在资本市场风光,今年5月,嘉行传媒宣布从新三板摘牌。

今年上半年依靠《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大火的乐华传媒也正式从新三板摘牌,直到摘牌前,乐华也并未公布2017年的业绩。但是,2017年上半年,乐华文化实现营收7967万元,净利润1873万元,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71.18%、66.55%。净利腰斩式下滑,融资困难最终迫使乐华摘牌。

乐华的股东中也不乏明星的身影:韩庚、周笔畅、黄征等都通过参股乐华文化的第四大股东西藏华果果而间接在乐华持股,但随着监管趋严,过度依赖“明星光环”已不再是长久之计。

除了已经摘牌的影视公司,唐人影视也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向股转公司申请终止挂牌。唐人影视称,申请摘牌主要是为配合公司下一步的业务发展规划,管理层拟集中公司人力、财力资源,提升业务发展水平,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但背后折射的却是公司经营业绩出现波动,而且唐人影视挂牌两年来,从未进行过融资,仅在挂牌前完成3笔,共计近3亿元的融资。

8月20日,唐人影视年报中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 3.56 亿元,依靠《三国机密》等项目的销售回款,公司营收、净利润的情况均有所好转,但是,在4300多万的利润中,政府补助就有 3027.18万。因此,唐人影视上半年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同比降低 43%。

目前新三板股票流动性较低,融资成本高,无法带来资本上的红利使影视公司资本之路愈发艰难,明星公司在新三板正在大量逃离,而影视行业的税收改革,更使不少新三板公司纷纷注销了在霍尔果斯的子(孙)公司,仅7月以来,就有26家挂牌公司公告。

一些影视公司是因为监管重压,资金吃紧逃离新三板,有部分公司是为了寻求更大的资本加入,而选择从新三板摘牌冲击A股上市。但是,不仅新三板影视公司的资金吃紧,A股市场的影视资金也没有之前那么的火热。

事实上,自2016年8月,已经持续两年的时间,没有一家影视公司独立上市成功,并购、借壳等方式更是屡屡失败,而进入2018年后,IPO门槛也更高了:先是证监会明确“IPO被否三年内不得借壳重组”,然后将IPO公司最近一年净利润门槛提至“5000万元、8000万元”。在监管趋严和准入门槛提高双重压力下,新三板企业IPO难上加难。

3月9日,华视娱乐申请终止上市审查;3月26日,开心麻花公告了拟终止IPO的计划;4月3日,和力辰光也公告终止IPO。

在人口红利已然不再,观众的审美、品位逐渐提高的情况下,观众对影视作品的质量越来越看重,而资本对于影视行业的判断也逐渐回归理性,影视公司的泡沫在逐渐破裂。在监管重压下,影视公司IPO之路只会更加严格。

虽然不久前“新三板+H”模式正式落地,新三板公司无需摘牌则可申请在港交所上市,在境外发行股票。但依据香港市场的上市要求,公司上市前三年合计盈利5000万港元(最近一年须达2000万港元),香港上市时市值须达5亿港元(约合4.4亿人民币),再加上在港上市只能选择创业板,对体量小的影视公司来说赴港上市的难度还是较大。

覆巢之下无完卵

明星资本化迅速撤离

影视公司IPO之路频频受阻,市场遇冷和监管趋严下,明星资本也在迅速撤离。

在2014年-2016年影视行业的野蛮生长期,业内明星资本化公司就是资本市场疯抢的香饽饽,明星资本化一方面可以提高公司曝光率,壮大估值,在资本市场上提高竞争力,一方面绑定明星资源,可以降低影视项目的演员成本,所以在影视公司的股东名单中经常可以看到明星的影子,唐人与胡歌,唐德与范冰冰等均是明星与资本的捆绑关系。

2016年3月28日,唐德影视曾公告拟收购爱美神影视公司51%股权,这家成立于2015年7月30日,2016年1月29日才被核准,注册资本仅为300万元的公司,估值却超过7.4亿元,2016年,唐德影视对爱美神的收购在质疑声中收尾,双方改为成立合资公司运营项目合作。

曾多次尝试IPO的新丽传媒此前公布资料显示,张嘉译、胡军、海清、宋佳、李光洁、陈凯歌、于正、孔笙、赵冬苓等均是该公司的明星股东。而乐视网在巅峰时期计划并购乐视影业时,当时的乐视影业拥有张艺谋、孙红雷、孙俪、黄晓明、李小璐、冯绍峰、刘涛、郭敬明、高晓松、李晨、秦岚、陈赫、马苏、贾乃亮、苏红、霍思燕、倪妮等在内19位明星股东,众星合计投资金额达1.58亿元。

但最近因为阴阳合同以及范冰冰的8亿多罚款问题,明星资本泡沫也开始被挤出,香饽饽转眼成了烫手山芋。

2018年8月16日,吴奇隆任艺术总监,刘诗诗持股20%,赵丽颖持股1%的江苏稻草熊影业投资人信息变更,海南阿里巴巴影业文化产业基金合伙企业退出。

9月8日,长城影视公告称,董事会决定终止对蒋雯丽、顾长卫、马思纯控股的北京首映时代文化传媒的收购。

不只是资本的退出,各路明星们也正在从资本市场“全面撤退”。

自6月份以来,已经有超过100家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包括了冯小刚、徐静蕾等多位知名艺人担任法人或持股的企业。

6月14日,徐静蕾任监事的霍尔果斯春暖花开影业有限公司公布了注销公告;7月23日,赵文卓和张丹露的全资持股的霍尔果斯万奇影视传媒公司宣布申请注销;8月29日赵薇作为合伙人的杭州普霖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普霖投资),开始进行清算备案;

9月11日,任重担任法人并持股10%的霍尔果斯星禾影业有限公司申请注销;9月13日,嘉博文化持股的霍尔果斯大乐传媒申请注销,该公司旗下有许晴、陈建斌、蒋勤勤等一批耳熟能详的明星;9月26日,霍尔果斯美拉成立清算组,霍尔果斯美拉股权穿透,最终持股人包括冯小刚、王忠军和马云。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7年至今,A股市场未曾准入过任何明星影视公司;2018年起,再没有任何一家上市公司试图收购过明星影视公司。影视公司IPO之路收严,影视公司并购重组被监管,明星天价片酬被限制,税收制度改革,随着影视行业全方面的监管与整改,赵薇被证监会处罚、黄晓明涉嫌卷入18亿股票操纵案、范冰冰的8亿多罚款……这些都在宣告着明星IP的泡沫已经破碎。

北京宏业凯广告有限公司
本站文章部分内容转载自互联网,供读者交流和学习,如有涉及作者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更正或删除。感谢所有提供信息材料的网站,并欢迎各类媒体与我们进行文章共享合作。


首页新闻
·赌城拉斯维加斯Harmon Corner大型 
·伦敦希斯罗机场T2航站楼登机检查区灯箱媒体套 
·法兰克福国际机场国际到达区域灯箱媒体套装 
·北京东三环京信大厦户外广告电子屏 
·广州小蛮腰塔身LED广告 
·上海地标震旦大厦LED屏广告 
·杭州工联大厦巨型天幕LED屏广告 
·欧洲地标户外电子屏幕(LED,LCD)广告招 
·旧金山国际机场4号航站楼行李提取处屏幕媒体套 
·巴黎戴高乐机场2F航站楼到达区域高清屏幕媒体 
·德国法兰克福国际机场大型灯箱广告 
·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T2+T3+T4+T5国际 
·伦敦沃克斯霍尔十字路口电子广告牌 
·伦敦眼(The London Eye)LED 
·英国伦敦金丝雀码头陶尔哈姆莱茨区电子广告屏 
·曼哈顿时代广场艾迪逊酒店墙体LED广告屏 
·欧洲大型广告电子屏:意大利米兰Corso C 
·西班牙马德里卡亚俄广场巨型LED广告屏 
·法国巴黎环城LED广告牌联播网 
·海外地标电子屏:法国巴黎春天步行街LED广告 
广告行业资讯
·美国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屏价格套餐 
·江苏卫视全新的胖胖成长梦想真人秀综艺《重量级 
·网络视听监管落地,新规明年二月实施 
·《超新星全运会》:以“正能量”达成体娱双赢 
·盘点:2018年中国媒体行业十个大事件! 
·行业寒冬:高价囤积的IP,成了影视公司的烫手 
·主流媒体如何借短视频“东风”聚拢年轻人?总台 
·做实一个集团,做优两个上市公司,做强四大业务 
·光明日报:综艺节目有意思也有意义了 
·综艺市场风起云涌,为何《一本好书》光芒如此耀 
·《加油好身材》兼顾功能性与价值性 
·县级融媒中心如何具体实施,有哪八大难题需要解 
·综艺节目从看人看脸到看内容看质量 
·2018中国视频红皮书:从小屏时代跨入碎屏时 
·近三年豆瓣剧集口碑榜,透露了哪些行业信息? 
·“翻拍潮”、“IP热”的市场中,我们已失去原 
·北京广电局局长杨烁:当前广播电视工作还存在“ 
·台网融合新生态,《我们一起上春晚》带动全民“ 
·20.3亿!2019北京卫视招商会如何破“寒 
·2019广告征订季出现的新变化,预示了电视行 
报纸广告资源推荐
·杭州地区都市报分析与较量 
·福州都市报市场份额全分析 
·珠江三角地区综合类日报区域性竞争明显 
·合肥都市报销量上半年排名 
·太原都市报上半年销售排名分析 
·大连都市报上半年销售排名分析 
·宁波晚报地市报业市场的竞争对比 
·兰州都市报广告市场份额全分析 
·2014沈阳报纸广告市场份额分析 
·武汉报纸广告市场份额分析 
·吉林报纸广告市场份额分析 
·西安报纸广告市场份额全分析 
·南京地区三大报纸处于竞争相持阶段 
·上海地区报纸广告三足鼎立趋稳态势 
·广州地区三大报纸非对称性竞争力量继续扩大 
·成都地区报纸交锋相对,竞逐全省 
·重庆地区都市报市场共分,报纸广告格局稳定 
·天津地区三份报纸处于竞争胶着状态 
·沈阳都市报总量扩容,强势媒体优势扩大 
·郑州地区都市报格局松动,多报竞争 
杂志广告资源推荐
·《新知客》杂志简介 
·《健康准妈妈》从婚前到宝贝教育的专业类杂志 
·《女友•校园》《女友• 
·《南都周刊》全国性新闻类杂志 
·《京城一瞥》媒体简介 
·Outside中文版《户外》 
·《东方养生》杂志-海航航机头等舱 
·《贝太厨房》杂志概述 
·《北京生活》面向北京都市生活的消费辞典 
·《北京青年BQ》中国主流人文周刊 
·《UP美容》专属于爱美达人的美容时尚随包手册 
·港龙航空机上杂志《丝路Silkroad》 
·《IT时代周刊》深刻解读信息时代商业变革 
·国泰航空机上杂志Discovery 
·《汽车与运动evo》世界最受尊崇的驾驶者及汽 
·《旅游地理》杂志2014年推介资料 
·《新周刊》秉承创新精神引领社会中坚 
·《世界高尔夫》GOLF PUNK 
·《环球人物》一份具有全球视野的新闻人物类期刊 
·《读者》广告刊例及简介